旅行,不过是短暂的避世而已

摘要: 旅行,就像一位甘草,甘草能调理阴阳,在中药里,多一味不多,少一味不少。你小时候要做的那个行走江湖的少年早已留在了照片里。

01-11 04:09 首页 城门开

    上班族用年假拼凑的假期,可怜的要翻攻略,要请病假,要朋友圈分组,才能去一个心仪的地方去过一个短暂的假期。

    去年六月,我们一众好友,兵分几路来到我们的据点“小院”西二环的一个涮羊肉的馆子,味正,羊肉来自内蒙。跑题了,我们去给阿寒过生日。但是阿寒不在,别悲伤,阿寒身体无恙,只是去日本度假了。我们还是照旧为他唱了生日歌,为他多吃了很多肉,并且录制了视频发给他。

    去日本,是阿寒的经常动作,他去日本跟我们从北京去天津一样频率高。找个小村子静静的住下来,然后思考人生。生日那天,阿寒满三十,自认为无脸庆生,跑到了日本小村庄去思考自己的失败了。

    阿寒并不失败,我们都认为他是我们的主心骨,辞去银行的工作,自己创业卖盒饭,现在他的盒饭生意在北京首屈一指。拿到了几轮融资,利润足够上新三板了。阿寒还是觉得自己失败,他想躲躲。避世的心态一览无余。但在北京的所谓o2o的圈子里,阿寒算是一个名角儿,恩,对。名角热爱避世。

    其实,我也想躲躲。

    春天,在大理,一群人飞着问你,嘿,你从哪里来的,你说在别处啊。那里人都不问真名,也活的自在,小本生意讨生活。每天喝啤酒到天亮,白天街上看看大白腿,晚上抱着吉他唱一唱。生活在那里就会停下来。

    我在大理最开心,她像平行于另外一个世界的“世界”。   太阳,空气,水,这里什么都不缺,唯一缺的是都市的市侩与冷漠。终于明白,避世的人要来这里开酒吧开客栈了

    但生活还会在继续,一张机票就给我发配回了北京。

    回到北京,我坐在办公室里晒着太阳,一丝丝的微光透过雾霾洒在我的脸上,我从来没有怕晒黑过,因为面朝太阳总是会有希望。光圈让我晕晕乎乎的想睡想飞。及其自在。

     晒太阳就成了我避世的最好手段,只要稍微琐事烦心,我就冲着太阳眯着眼睛。然后虚虚无无的看着太阳,这是我最好的避世办法。屡试不爽。

   渐渐的发现,所谓避世只是厌倦了当时,抽身离出后,转头又会有所怀念

    上班,下班,吃饭,约会。生活就这么进行着,不温不火。让你想大喊的力气都没有,流程,所有的生活都在流程里。喊了也是浪费嗓子。

   我喜欢旅行,一年要走个三次国外,十次国内,平均一个月我都要出去一次,为了告别那短暂的人情世故。

   旅行,对我们这些上班族来说,就像一位甘草,甘草能调理阴阳,在中药里,多一味不多,少一味不少。小时候要做那个行走江湖的少年,早已留在了照片里。短暂的逃避并没有让我真的快乐,也并没有让阿寒觉得自己不失败,相反,我们都在各自计划着下一次逃跑。向往着异乡人热情的问候与微笑。

    避世吗?不如晒太阳



首页 - 城门开 的更多文章: